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Kira Kira Killer

汪汪汪!I'm your dog.😘

饱和罐:

海汪汪点的吉良我
未完成
我:肤白貌美十四岁少女
吉良:世界史老师,连环杀手
故事的梗概:我爱吉良老师。在吉良先生的家里补课时,我偷走了一张瓦格纳的唱片,洗掉了一部分,刻上了一段牙刷广告歌。在他发现这件事前,我首先发现了他是一个连环杀手。我提出我想成为他的共犯。试用期内,我和爸爸妈妈撒谎说要去参加一个奥数集训营,和他去了一趟海边玩儿(五月份)。海滩上,一个女孩子和我说话。吉良先生中意她,要我带她回宾馆。我们一起谋杀了这个女孩子。以下为我的杀人感想。


我坐在宾馆床上看电影。四个小时的美国南方爱情故事。我抱着一袋薯片吃,拿小腿勾着她的小腿晃荡。多么奇妙啊。在她活着的时候,我并未感到亲切,也不觉得我们能够成为朋友。然后在她死后,同一个男人把我们联系起来了。人和人之间的好感那么轻率,像个失恋轻生的女孩儿。 我想到另一件事情。我六年级喜欢一个男孩儿,告诉了我的朋友B。B说,另外一个女孩儿C也喜欢他。出于一种奇妙的际遇,我和C后来成为了朋友。逛街约饭看电影。再后来我们睡一个床,对天花板讲悄悄话。一个从未出场的男孩子,是连接我们的一座危桥。像一个地下接头的暗号,也像一种被加密过的语言。此后他也一直没有出场,直到我们绝交。但在我们仍然同时暗恋着那个男孩子的时候,我的确有过一点点幸福,恍惚以为和她大屋同住大锅同吃过一辈子。
我望着死者年轻的脸,想,我这辈子一定不得好死。但至少我现在是快乐的。报应要来就来吧,明天来,今天我依然嘻嘻哈哈。牛鬼蛇神在赶来的路上,但今天不会到达。今天我仍然和吉良先生一起,挥舞锤子。电视里郝思嘉抹着眼泪说,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我想过怎么死去。我和吉良先生坐在他的甲壳虫里。警察在掩体后开枪。一百枪,甚至更多,把我们打成两只筛子。车里放着那张被洗过重刻的瓦格纳的唱片,枪响的时候,女孩儿唱起了全力歯ギシリLet’s go! ギリギリ歯ギシリ Let's fly!牙齿健康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啊!带着一口四环素牙死去是羞耻的,法医验尸时,即使我死去了,也务必紧咬牙关。 在我们死后,新闻报道会说我们是一对作案的情侣。生前不能如愿,就在死后在别人的口舌里沽名钓誉。吉良先生不会老,我也不会被抛弃,我们是悬崖下两具拥抱的尸骨,想知道真相的人拉一拉我们的脊梁,于是我们都成为了尘土。但其实我们不是相爱的。我们是天然的敌人。第一次爱人的少女,和不能被火焰点亮的男人,我们是天然的敌人。

评论(1)
热度(120)
  1. 法玛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夜食糖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