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大人的游戏

浦西:

审神者解散本丸系列第二篇。这个系列tag是家庭制造。明石和儿童萤丸发生了性关系,雷就关掉吧。


萤丸的脖子上挂着黄铜钥匙,书包带挂在手臂上。他甩掉小皮鞋,从电视前啪啪啪地跑过去。今天明石有没有好好儿照顾我的西瓜呀。他的声音很遥远。明石用鼻子嗯了一声。

骗人!你今天连水也没有浇。

萤丸在学校的食堂里吃到了应季的西瓜,把西瓜子带回家来,小心埋在花盆里。夏天种下去,秋天的话,也可以吃到新鲜又免费的西瓜啦。他是这么打算的。为此,萤丸还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肥料。不要和我一样长不高啊,小西瓜。他对纤细的植株说。

萤丸今年六年级,只有一米二的个头,手脚纤细。明石...

再世为人

浦西: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把手放在金鱼缸里面。放学之后,教室里的人全走光了。我们都很喜欢那条鱼,谁都喂给它一小粒鱼食。我们班有三十个人,我们拿爱把它撑死了。我们班养的金鱼死过很多条。它没能熬到所有人都对它失去热情的阶段,但是饿死也未必比撑死好。他的手指好看,苍白,那条大红的金鱼躺在他手心里的一汪水里,像朵枯萎的火焰。生物班长经常只和班主任通报一声,就把鱼尸连水泼到花圃里了。他因为这个和生活委员吵过架。他的手掌显然是个更为隆重的棺椁。我第一次觉得死是件庄重的事。
他发现我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看他,对我笑一笑,说真嗣君,你好啊。教室里没有其他人。在每个人挥过手...

安娜贝尓,安娜贝尓

浦西:

AU。大家都是人。



萤丸喜欢海吗?他问。萤丸点点头。如果这个夏天我能长到一米六,我就跟你去海边玩吧。


他和萤丸在海边度过了如梦似幻的时间。因为缀满细小的汗珠,萤丸的脸发着光。十四岁的萤丸正处在发育期,有种不合人体比例的纤细。新买的沙滩裤对他来说过分宽大了,蓝紫色的阴影在他发红的膝盖上哆哆嗦嗦移动。萤丸拖着他的手,小腿绷得紧紧的,像一把快要发射的弓。明石也来一起玩水吧。来吧来吧。明石仰躺在遮阳伞下面,观赏着萤丸生机勃勃的脸,一动不动,仿佛长在沙土上的苔藓。萤丸最终还是放弃了。明石如果没有我的话,得成什么样子啊。他嘟着嘴说,把花花公子杂志

一九九三

浦西:

AU。大家都是人。兼桑叫堀酱是二设。


世界只有六平方米大。至于平方米是什么概念,堀川国广其实并不明白,只知道那是手脚伸展开都有点儿危险的尺寸。堀川国广也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堀川国广。房间是漆黑的,只有一个小时例外:下午两点到三点多时候,太阳会照进来一个小时。堀川国广害怕光,认为它是异常的。世界上只有一个活着的生物,那就是他自己。一天三次,食物会定时从门缝下面跑进来,分量虽然不够喂饱他,但足够他活下来。这是堀川国广对于世界的全部印象。


直到有一天,他听到隔壁穿来轻轻的敲墙声。你好呀,堀酱。那个人说,声音是温柔的。他不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缩到离那个声音发出地最...

第一千零一次见面的时候,也请多多关照!

浦西:

我明白这个世界并非真实。我今年十五岁,在孤儿院长大。十五岁之前,我不曾去过任何地方。孤儿院里有一千个孩子,却大多不是真实意义上的人。我和他们每一个都打过招呼。“你好,我可以和你做朋友吗?”他们只会反复重复一句话。“你好,这里是横滨孤儿院。”“这是我的白虎小布偶,你愿意和他玩吗?”“你好,这里是横滨孤儿院。”“你能说句别的话吗?我可是真心想要交朋友的,你不理睬我,我会很伤心。”“你好,这里是横滨孤儿院。”直到我遇到R君。他反复端详我,问:“你真奇怪。你为什么不说:‘你好,这里是横滨孤儿院’?”


从我发现R君的那一刻起,我决心把我的一切分为两半,一半归我,另一半归R君。鉴...

为了一千年后的龙之介君

Pilot Whale:

我时常感到孤独。即使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它是如此不合时宜,我仍然无法抑止地感受到它。它像杂草一样,只要我的田里没有作物,它就会无休无止地生长出来。在这个星球上,还有什么值得播种呢?一切都凋敝下去了,宛如大火结束时,灰烬里逐渐暗下去的火星。尽管世纪初,我们还对我们的文明充满希望。但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早年政府曾把大量经费投在一个星际移民项目上。这项目取得过一些重大的进展:他们发现一颗宜居的行星,环境与地球非常相似。行星上存在一个低等文明,但那不足为道。但后来,派去勘探的宇航员都失去了音讯。再后来,世界渐渐进入了无政府状态,这个

活了千年的鹤丸国永

俚优:

cp:鹤一期


一个鹤丸中心的鹤一期故事。


梗来源于佐野洋子的绘本《活了一百万次的猫》。在此向你强烈安利这个绘本。


从小我就深深地爱着这个故事。小学第一次读完的时候,我觉得虎皮猫好可怜。


而今天为了写这个故事,我再次读了一遍,才惊讶地发现这个结局是那样温柔而幸福。


想用这个最棒的HE来写写最喜欢的组合,这样任性的想法。


手癌出没对不起。


愿意阅读下去的话,非常感谢。



————————————————



有一把刀,造于平安年间,名叫鹤丸国永。作为刀灵,他活了上千年,也死了...

我们这里没有爱情故事

浦西:

月山今天穿着西服,对于同学聚会来说,这太庄重了。这庄重并不为了聚会,只为了金木一进门就能看见他。但金木没有来。大家热热闹闹吃着火锅。所有人的脸都隐在白雾里。他高中和金木研并不相熟,只是在走廊上撞见,互相点一点头的交情,也不好贸然问起金木的近况。幸好这个聚会上,大家早晚得把每个人都咀嚼一遍。终于有人问了:金木研呢?金木研怎么没来?


董香说:他前几年心脏一直不好,危险得很,当然不会来。


月山的漏勺哐当一声落在锅里,溅了身汤。


我出去清理一下,他说着,逃到洗手间去了。



水龙头空淌着水。


高中时,月山的座位排在金...

罗严塔尔和他的狗

浦西:

祝大家国庆快乐!

罗严塔尔养了一条狗,人前十分高大威风,私底下和罗严塔尔却十分亲狎。罗严塔尔本人未必餐餐吃牛肉,但这狗是顿顿要喂谷饲牛排的。底下人说:罗严塔尔对这狗比对女人还好。假如这里多一点伊谢尔伦的空气,也许会有人说:罗严塔尔元帅哪是养狗,这是养亲儿子。后来有个消息说:这狗是米达麦亚元帅送罗严塔尔元帅的。听者“噢——”一声:这是米达麦亚元帅的使者。每天下午三点,罗严塔尔身边的一个年轻随从都要把它拉出去遛遛。罗严塔尔端坐总督府,隔着玻璃,望着这狗一路遛着年轻人,颇有疾风之狼的作风,像个小孩儿在好天气里拉着枚风筝疯跑。

狗是米达麦亚很久以前送的,聊以慰藉罗严塔尔的单身生涯。早年...

写个问卷

爱我们叉叉。

浦西:

什么都不想写。写个青山太太的问卷玩儿。


【同人作者二十题】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记不得了。


2. 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挺想停下来的,毕竟每天都有大量垃圾文章被写出来,我不想做这个贡献。


3. 在创作过程中,最令你感到愉快的事情?


可以非常诚实和刻薄。现实生活里这么诚实和刻薄,简直是灾难。但写同人的话,没人把这个当回事的。


4. 会在创作中产生负面情绪吗?来源是什么?


当然。假如你想从写点儿...

1/8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