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大人的游戏

浦西:

审神者解散本丸系列第二篇。这个系列tag是家庭制造。明石和儿童萤丸发生了性关系,雷就关掉吧。




萤丸的脖子上挂着黄铜钥匙,书包带挂在手臂上。他甩掉小皮鞋,从电视前啪啪啪地跑过去。今天明石有没有好好儿照顾我的西瓜呀。他的声音很遥远。明石用鼻子嗯了一声。

骗人!你今天连水也没有浇。

萤丸在学校的食堂里吃到了应季的西瓜,把西瓜子带回家来,小心埋在花盆里。夏天种下去,秋天的话,也可以吃到新鲜又免费的西瓜啦。他是这么打算的。为此,萤丸还用自己的零花钱买了肥料。不要和我一样长不高啊,小西瓜。他对纤细的植株说。

萤丸今年六年级,只有一米二的个头,手脚纤细。明石听说喝牛奶可以长高,于是找了一份工作,支付每个月的牛奶钱。萤丸喝了一年,一公分也没有长高,于是赌气不喝了。

今天没有去便利店打工吗。萤丸熟练地爬上明石的膝盖。我辞职了。便利店里人太多了。明石把萤丸端端正正地捧在膝盖上,像年轻的僧人捧着一只神龛。萤丸毛茸茸的脑袋在他下巴下边摇晃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在吃什么,马上到吃饭时间了。萤丸转过头来,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舌头上铺满了钙片糖彩色的碎片,仿佛梦中的彩虹大道。彩虹大道通往他湿润的喉咙。因为张着嘴,他的喉咙暴露在空气中,剧烈地一张一缩。简直和某种鱼类一样。明石想。萤丸从衣兜里抓出一把钙片,递到明石眼睛下面:你也想吃吗?

恐怕太晚了。即使像吃米饭一样大口大口地吞下钙片,我也早已错失机会,不能长成骨骼健康的大人了。他抱住怀里的萤丸。萤丸的体温意外地冰冷,腰肢光滑,狡猾地扭动着不肯落网。他和萤丸共同咀嚼着那些钙片,彩色的,仿佛疏松的骨头。是要做那个游戏吗?萤丸小声地问。他点点头,拉开了萤丸的衬衣。

沙发在河上漂流。明石总是找不到手头的东西。水杯明明泡在水池里,可是想要喝咖啡的时候哪里也找不到。世界上真的存在一种口袋吗?当一件物品感到自己是无用的,就跑进这只口袋里去。直到有人寻找它的那一天,口袋再把它交还给现实。萤丸,我可以逃到你身体里去吗?一直,一直,住在里面。请不要把我归还给世界,即使有人需要我的话。

快一点长大吧萤丸。长成会梦遗会手淫的大人。但不要去东京念书。不要学会抽烟。不要交太多的朋友。不要把头发染成时髦的栗色。快一点看穿我的本性。温柔的大哥哥不会和你玩这种游戏。快一点明白我是丑恶的大人,弄明白这一点以后,再求求你爱上我吧。

游戏结束了。明石,我今天买了特价的草莓,你可以榨草莓汁给我喝吗。明石懒洋洋的,不说话。亲你一下,你榨草莓汁给我喝,好吗?萤丸把头伸了过去,观察明石的脸色。他的脸忽然出现在明石的视野里,像一场六月份的大雨。他还是儿童,明石的脸上有超过他阅读能力的悲伤。亲一下还不够吗?两下呢?两下也不行?萤丸摇动着明石的身体。难道还要和你玩游戏,你才给我榨草莓汁喝吗?我的屁股好难受啊,今天不能和你再一起玩了。明石轻轻地说,不用的。萤丸什么也不用做,不用从我这里交换什么。我为萤丸做什么都可以噢,只要萤丸开心。萤丸点点头,想,我也是。

明石从萤丸的书包里取出草莓。满满一大盒,贴着八块的价签。草莓早就不再新鲜,烂掉的地方被店家切除,露出乳白色的伤口。明石把它们倒进榨汁机里,打开了开关。震耳欲聋的机器声里,萤丸把汗湿的小手交叠着放在榨汁机的盖子上,大声地唱着:草莓汁,变好喝;草莓汁,变好喝;草莓汁,长高高,草莓汁,长高高......

萤丸知道吗?他精心照料的西瓜永远不能够结出成熟的果实。花盆太小了,季节也不对。萤丸也永远不可能长大了,永远将保持着儿童的长相和身体。审神者解散了本丸,所有的刀都变成了人类。明石在那一天发现了炉中的萤丸。也许因为火焰还没有灼烧足够久,萤丸就成为了人类,在近十年里,他一直保留着最初的面容。而明石逐渐长出赘肉,开始使用柳屋生发水,买松紧腰的牛仔裤。人类的寿命是有限的。直到一百岁,萤丸也会保持着儿童的外表死去吧。十二岁的时候,还有很多的事情不明白,但变成大人以后会明白的,明白之后,痛苦和幸福都紧跟着来了,像一笔贷款。对于萤丸来说,偿还的那一天也许永远不会到来 了。这是幸福的吗?

草莓的肉体被刀锋切开了,散发出不再新鲜的酒精味。明石望着鲜红的果汁,想到它即将流淌进萤丸不曾变声的喉咙。太阳的位置忽然变了,阴影落在他不再英俊的脸上。

评论
热度(84)
  1.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