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赶紧存档……

方海驴:

崩溃,手抖,删了


sKetch:



你写得真好!我没心没肺地喜欢什么人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是真的喜欢,也是真的没心没肺”。可是对事物的喜欢比喜欢一个人要纯粹好多,所以想起人的时候只不过是遗憾,想起一些事的时候就会开始认真后悔。说到底还是人对人要最残忍了,尤其在对那些交付过心和情感的彼此的时候,我们都成了多么自私残忍的人呀




方海驴:







我上幼儿园的时候,养过一个小鸭子。我特别喜欢这个鸭子,我睡觉都要把它的纸盒放在床底下的。有一天下午天气特别好,我妈带我出去玩,我把它装在纸盒里,也带过去了。我让它在水池里游泳,我觉得它游得很开心,因为它很开心,我也很开心了。但是广场上别的好玩儿的太多了,我跟它说你游一会儿,我马上回来。我去坐了摇摇车,跳了蹦床,还去看了买金鱼和巴西龟的人,玩到天黑,我妈妈说要带我吃肯德基,我高兴坏了。后来的事我记不清了,因为我吃完可能就困了睡了。反正我妈肯定会把我带回家的。第二天我去找,池子前面只有一个被踩坏了的纸盒子。我太小了,我的腰才到那个水池子的边上,我很容易想像那个小鸭子的视角。到了晚上,池子里会开喷泉,霓虹灯会闪来闪去,非常可怕,像妖怪一样。我小时候养死过很多动物,可是它是不一样的。我花了很久说服自己:我是真正喜欢它的。但正因为如此,我格外不能原谅那天晚上我把它扔在水池子里,回家了,还吃了我喜欢的炸鸡,还睡了一个特别好的觉。我不能原谅我那天真的开心。我很后悔,但后悔并不能让伤口消失,只能不断抠那个瘢痕,让它不能停止流血而已。我喜欢它,真喜欢,只是喜欢得没心没肺。没心没肺也是真的没心没肺,可是我对它有责任。更让我伤心的是,我的痛苦不是为了它,是为了我自己。到头来我还是一个多么自私和轻率的人啊。如果我真的是个混蛋就好了。但我是个半吊子,是个比铁心石肠的人还残忍的人。




sKetch:







小学时学校组织一次春游,有一个地点可以捞金鱼,每个小孩付五块钱,拿到纸糊的网。我非常笨,网一下水就破掉了,整个游戏过程不到两秒。身边不断有小孩捞到一条又一条,倒到塑料袋里装了拎着,红红白白,灵动好看。后来我有点不记得了,似乎是我一直很喜欢的那个语文老师送给我,也似乎是别人捞了不想要的,反正我最后也拿到一条,黑色的,非常丑,但我非常开心,把塑料袋紧紧攥在手里,攥回家,手心汗津津。我妈给我一个盆,蓝色透明的小盆,盆底印着一枚树叶,我把那条非常丑的黑色金鱼放进去,水装到半满。晚上洗澡的时候,我洗到一半突然想和那条金鱼一起洗,就把它捏在手里带进浴室,拿淋浴的热水不停地浇它,一边浇一边喊它小黑。估计是小黑,不是黑黑,我小时候讨厌自己的名字,而我的名字里有叠词,所以我从来不给别的东西取叠词。浇着浇着它就死掉了,眼睛睁得非常大,白色的眼睛,鳞片乌漆墨黑,非常丑,跟它活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我不知道它到底死了没有,把它举到眼前,捏着它的头和嘴,很使劲地捏,问说,小黑你怎么啦,小黑你活着吗。然然后它没有回答我,所以我想它是死了,就把它从下水道冲走了。我满手都是它的腥臭味,拿果香洗发水洗了很久很久,晚上睡觉时还在指甲里面闻到。




去年有一天我去太和医院看我老师,过一条马路,路中央有一堆像是粉色塑料袋的东西。有个女人走到塑料袋旁边,尖叫了一声,赶紧绕开走。我过马路时凑近了才看清楚,那是只死猫,被轧死的,肉都碾碎了,所以是粉红色。我看完老师出来,又过那条马路,看见几个小孩子围着那只猫,嘻嘻哈哈地,拿脚尖踢踢碰碰。我突然想起那条非常丑的黑色金鱼,有一对死掉的白色的眼睛。




我讨厌动协婊。我吃过无数狗肉兔肉驴肉蛇肉甲鱼乳鸽斑鸠田鸡。我在广东长大,鬼知道小时候被喂过些啥。我可能还吃过穿山甲和女人胎盘。可我还记得那条非常丑的黑色金鱼。




我觉得残忍是有等级的,无知为其最。








评论
热度(132)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闹腾综合管理处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小孩子天真的残忍。这可能是生命最初的姿态吧。我又想到以前摸死的小鹌鹑了…
  3. 瑁梓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小时候最喜欢的是在大雨的路边捡到的八哥,他大概是因为伤了翅膀没有办法起飞,十分无力的在泥泞里挣扎,于
  4. 法玛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夜食糖
    田海驴 崩溃,手抖,删了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