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一个生气

浦西:

我今天很生气。因为这个事儿是我认识的人干的,而且她还比较喜爱我,我就不说是谁,也不说什么重话了。


我有时候戳进别人的小号儿里,觉得眼熟,就好像自己的小号儿一样。文风太像了。但学文风这件事太难说了,又不是抄袭。而且我对我自己的评价其实不是太高的,时常希望大家夸夸我,好叫我有一点信心。所以我觉得自己其实不值得学,别人的看着眼熟,可能就是巧合,未必学我。毕竟我也不好说我文风独一家。


但我今天细看了一篇文章,七八个地方可以摘出来,都是我同人里出现过的比喻,或者场景。我这人没有什么大志气,但有一点我能保证:我绝不用烂大街的比喻。所以这绝对不是脑电波撞上的问题,我脑电波还是比较清奇的。


学不学我真的没所谓,但不可以抄我。


喜欢我就是这么喜欢的?喜欢我打钱啊!抄我干什么,恶不恶心。你引用钱钟书引用骆以军,都知道加个“钱钟书说”“骆以军说”,你用我的东西,你不知道加个“浦西说”?


我特别生气的事儿在于,你用我的东西,别人觉得你帅气了,根本不知道实际上是我帅。我才是帅的源头。你要是在你圈不红就算了,要是在你圈红,我非气死不可。


我以前写点什么,遣词造句都很用力,也花哨好看。现在我倒是很讨厌这种做派。再讨厌也是亲儿子,哪是你说抱走就抱走的。


你不用我的东西,其实写得也不错。何苦呢。


希望大家都引以为戒。


最后,因为我实在太生气了,希望大家可以亲亲我,给我爱。


PS:自己知道就行了,别认上门来。认上门来我能怎么办?反正不原谅你。

评论
热度(50)
  1.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雪松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ripines
    亲亲浦宝,爱浦宝。希望旁油门手下留情,也放自己一马,实话说,学不来的呀。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