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最后的河童

浦西:

一个摸鱼,非常OOC,是一个希望大家看了能开心的太芥。


 


 


在我十三岁那年夏天,世界上最后一个河童死了。


 


我十岁那年,我奶奶给我讲了河童的故事。我问她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河童。


她说,当然啦,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河童的故事。


那哪儿有河童呢?


我奶奶忙着要煮饭做饭团,随口应付我说,家门口那条河里就有啊,上次你吃的莲蓬就是他带给你的。


我在河边儿蹲守了两天,连河童的脑门儿都没见着。我跟奶奶说,你骗人,我守了两天都没有见着!


你才守了两天,要见河童哪儿那么容易。再说了,天气太热了,河童才不高兴出来呢。


我想了想,又相信奶奶了。


第三天下了好大一场雨。总有些玩意儿被河水从上游带过来,搁浅在小河岸上。那天我只是去碰碰运气。嘿!你猜怎么着!我撞见了一个河童,昏倒在岸上,头上顶着一片莲叶。河童长得可好看啦,还穿着样子时髦的衣服。我摇摇他,河童你醒醒呀!你没事儿吧?河童仍然昏迷着。我想,坏了!这个河童一定是前两天热晕了,阴差阳错被今天一场大雨冲过来。我掬了一捧水,浇在他头顶的莲叶上。他吐了两口水,幽幽醒转过来。


河童河童,你好点儿没?


他虚弱极了,翻个白眼讲,我才不是河童呢,这儿是哪里?还在东京吗?


我简直捡到了宝贝。天哪!一个东京来的河童。


东京的河童多吗?


他整整衣服,坐起来,不知道!说完勉强站起身来,晃晃悠悠往河心走。


糟糕!我好不容易等来的河童呀,要是他走了,我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见到他。我赶紧扑上前去,抱住他的大腿,大喊,河童,你不要走呀,我等你等了三天,求求你陪我玩会儿嘛。他被我一绊,像个大冬瓜一样栽在地上。


我都说了我不是河童,你干什么......


你不用否认啦。除了奶奶,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所以你不要担心别人来抓你。你就是我一个人的河童。你陪我玩儿嘛!


我抓着他浸湿的大衣下摆,眼见着他要摆出“我不是河童的口形”,想到自己在大太阳下等了两天,脸都晒疼了,一时委屈,哇地一下哭了。


他慌神了,祖宗你别哭呀,我可没欺负你......好好好,我是河童,成了吗。


那你得陪我玩儿。


好好好,陪你玩儿,玩什么?


虽然我之前一直嚷着要他陪我玩儿,可问到玩什么,我还真没想好。我害怕一犹豫,河童就逃走了就说:那你和我讲讲河童的事儿吧。你们河童怎么还穿衣服啊?还穿得这么时髦。


这个......乡下的河童是不穿的,东京的河童总得穿得时髦一些不是,要不然怎么看得出是东京的河童呢。


那你在东京有多少河童朋友?


一个也没有。说实话,我是东京最后一个河童了,一路走下来,一个同类也没有碰到。弄不好,我就是世界上最后一个河童了。


世界上最后一个河童......多么凄凉啊。村子里的小孩儿因为车祸失去了双亲,从此就要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世界上了。这个时候,我奶奶会抱着他,把他的头按在肩膀上,拍打着他的脊背,任由他嚎啕大哭。我学着她的样子,照做了。


多么孤独的河童啊......我来做你的朋友好不好?


他在我的肩膀上哭了。眼泪滚烫。我从来不知道一个河童原来可以有这么多的眼泪,好像要哭干一条小河。河童哭多了会不会失水而死呀。我赶紧撩起小水坑里的雨水,浇在他头顶上。河童,你不要哭了,再哭你会干死呀。他又笑了起来,问,你明天还来吗?


河童都发话了,我怎么会说不来。我把头点得像个小弹簧一样。他从兜里掏出一块锡纸包装的水果糖,包得很紧,没有进水,郑重其事地放在我手心里。


我是东京来的河童。请多关照。


这边也是......请、请多关照。


 


我一路跑回家,没进门就嚷:奶奶奶奶!我今天见着河童了,河童长得可好看啦!瘦瘦高高的。我跟你讲,东京的河童是穿衣服的,还穿得很时髦呢,这和你讲的不一样噢。


奶奶正在做酸黄瓜,说,是呀,奶奶没有见过真河童,是听奶奶的奶奶讲的,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河童啦。


我攥着那颗糖想吃,可又舍不得,只好隔着锡纸闻一闻想象中的香气,又收起来了。


 


三年了。整整三年。每一年的夏天,河童都从东京来,给我带来好吃的和果子。和奶奶的故事里完全不同,河童是英俊的,善良的,对小孩子格外好。河童后来再也没戴那顶荷叶,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河童得学会把自己藏着人群里,才能躲过捕捉。他还在练习,过阵子就能够让人看不出他是河童了。河童给我带来好看的漫画书,还会写数学题,打水漂,编草蚱蜢,精通拍角子和翻花绳的绝技。我说,我可是一个小男孩子,不翻花绳的。


等你遇到了喜欢的小女孩儿,这些就都用得上了。


我的脸红了一红。


河童真的是世界上最无所不能,最温柔的妖怪呀。我能够遇到最后一个,又是多么幸运。


 


我十三岁去了城里念书,渐渐明白这世上是没有河童的。但我还想见他一面,感谢他愿意为我说白谎这么多年,愿意为一个小男孩奔波,从东京到这里,只为每年夏天装成一个河童。


今年暑假我们放假晚了,八月才放,因为学校组织补课。我心急如焚地回到家里,问奶奶,七月份的时候,有没有一个自称河童的人找我。


七月没有人找我。只有一个从东京来的落魄作家跳河死了。这次是真的死了,没有变成全东京唯一一只河童。他留了一封信给我。他见过我的作业本,知道我叫芥川龙之介。


亲爱的芥川:


在遇到你之前,我就打算去死了,无奈怎么自杀也不成功。遇见你的那次,我跳河未遂,哪知道能从东京漂到这么远的地方来,真是一桩奇遇呀。


你真是一个很大的意外,将我的死期推迟了三年。我在东京每每想到死,总会想到那天你扯着我衣服下摆大哭的那张脸。如果来年夏天,你见不到我的话,一定会像那样大哭吧?我一向不擅长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应对小孩子。所以我想,等过了来年夏天再死也不迟吧?


没有想到,三个夏天就这样过去了。夏天和你好像有一种奇妙的引力,把我半个身子从地狱里拉回人间。每次我感到我非死不可时,总有一个声音和我说,夏天,夏天快来了。于是我又这么不知羞耻地活下来了。


你现在该上初一了吧?过了沉迷传说的年纪,也不稀罕草蚱蜢,拍角子也不常玩儿了。我呢,数学很差,再过一两年,也许再也教不了你什么了。你呢,也会很快知道,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河童。


今年夏天,我如约来了。我等了一个星期,你却一直没有出现。所以我想,是不是分别的时候到来了。人生就像坐火车一样,有的人二十多岁就要下车了,有的人七老八十还赖着不走。有的人会转上另一辆车,越走越远。有的人从生到死,都呆在一辆车上。我该下车啦。在此告别,不要绝望。


我时常想,我这样努力自杀,却始终死不成,是不是因为我心有怨愤,觉得在世走一遭,什么也没挣着,只有无尽痛苦,所以迟迟不肯就死呢。现在我终于明白啦。和你在一起的三个夏天,我第一次感到十分快乐,了无遗憾。


谢谢,三年以来,河童先生承蒙您关照了!


太宰治


我去了一趟河边。正是黄昏。我拆开了太宰先生曾经递给我的糖果,它已经融化得不成样子,像枚掩在炉火里的锡心。我把它放进水里,望着它和又红又大的太阳一同沉下去。郊外的晚霞真美呀。那是我出生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场晚霞,又浩大又浓艳,像场大火一样。在大火里,有什么珍贵的事物正在熊熊燃烧着死去。这晚霞只有那样伤心欲绝的大火才可比拟。在这样的晚霞里,我嚎啕大哭了。此时此刻,我感到有句话,我应该把它大声喊出来,大声到无论躲在水里多深的河童都能听见:


谢谢你,河童先生!三年以来,承蒙您......承蒙您关照了!


 

评论
热度(358)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