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4

盐浦西:

摸鱼。


 


 


中原酒后铸下大错,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硬在太宰屁股里,当场吓软了。爱骗界有句老话,太宰屁股干不得,说得就是此情此景。太宰醒来,施施然起身洗澡,说一句:你这么大还是处男?中原因为睡了太宰,一时心虚,竟不知道怎么回嘴。


太宰像个艳鬼,白天无事,晚上出没作怪,来吸中原的精气。世上明明有上万个浪子可以把太宰睡得十分熨贴舒适,他偏偏找中原这台初出茅庐的迷你打桩机。有一天,中原福至心灵,想:他是不是爱上我了?福至心灵只来一次:他没想过自己是不是爱上太宰。


中原和太宰睡过后,时常做梦。发的不是春梦,一晚上三个。第一个梦里,两个人混黑社会。太宰是个条子,东窗事发,森鸥外要中原清理门户。他杀了太宰,流了很多眼泪。第二个梦里,午夜他车太宰回家。两个人黏黏糊糊吻别,他一边想,这是梦,这不是太宰风格。街上没车也没人。太宰打开靠街的车门,走出来。一辆卡车冲来了,把他拦腰撞倒。车门都撞断了,飞出去十几米。中原跪在他旁边,几次手抖把120拨成110。第三个梦里,他和太宰出一件任务,要去组合拿一样机要文件。他为太宰打火力掩护,太宰去取。得手后太宰对他回头一笑,竖起一个大拇哥。他回敬一个大拇指,一颗子弹就斜削进太宰的眉心。


他醒过来后十分害怕,后两样可以预防,第一样防不了。他问太宰:你是不是条子?太宰回:祖宗,你四八四傻。中原把梦告诉太宰,太宰高兴地说:原来我死了呀!下回你做个我自杀了的梦好不好?中原忽然伤心了,比梦中流泪还要伤心。


太宰后来不怎么来了,大概找着了更合心意的下家。中原独守空床时,时常羡慕与谢野晶子。男朋友要是不规矩,先打他个半死,再医回来,再打个七成死。后来想想,太宰金刚之躯,不怕这套。童话故事里,妖怪和漂亮姑娘恋爱了,总会告诉那个姑娘他的要害,要么是害怕阳光,要么是害怕被戳耳朵后面的逆鳞,要么是害怕挠脚心。他不知道太宰的要害在哪儿,甚至不知道如何伤害太宰。太宰天不怕地不怕。


新年前夜他和太宰去看礼花。回来的路上,太宰在灯下吻他。他的嘴唇像蛾子一样颤抖,太宰的嘴唇冷静得如同火焰。中原没谈过恋爱,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恋爱。恋爱是不是时时刻刻为一个人害怕。他想通了,决定不再苛刻。毕竟眼前这个人是太宰,是普照万人的明月,是制冷一座大厦的中央空调,是世界上一切浪子的最后希望。他是条河流,无论清浊,无论枯荣,哪里来,往哪里去,此刻他确实流经自己。

评论
热度(135)
  1. 狂おしい夏だった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ecris ton nom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