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刀剑乱舞# #三日鹤# 电车距离10分钟

逆鳞死世·序:

半夜短梗,加班之后的流水帐,文笔超烂。


爷爷没有出场的三日鹤<=一期哥(微量)注意。


现paro?主题是突发奇想的“假如付丧神们真的生活在现代……”


实际上他们生活是怎样的我真完全不懂错了不要打我










===========================






藏馆里供刀剑们使用的电脑已经很旧了。


一期一振每次看到鹤丸等待它响应时的样子,都在担心那个机械滚球的鼠标会不会被拍坏,尽管那堆东西已经被默认为鹤丸的私物,就算坏了其他人也不会受什么影响。


在鹤丸到来之前,谁也没有想过去索要这些用于玩乐的工具,器物之灵有器物之灵应该的样子,特别是身处这个聚集至宝的馆间。他和其他人还有自己的弟弟一起,努力表现出一种高位者沉稳的姿态。


但鹤丸国永不一样,一期一振脑中回忆起最初他们见面时的样子,鹤丸就睁大眼绕着他上上下下观察直到他忍耐至了极限浑身发抖,还被补了一刀:“你要上厕所吗?”


鹤丸后来经常喊着无聊要求提供这样那样的东西,他可以溜到任何自己能力能跑到的范围边沿,蹲在走廊的花瓶后或混入宴席间。电脑这个词就是他从前来打扫的仆役口中听到的,当然,他最开始连拼写都弄不清楚,给管理者造成了数次困扰后,对方才弄明白他的意思。




有上千年历史的刀灵要用最新锐的电子产品,这在他们之间引起了不小的骚动。但鹤丸不依不挠地每日撒泼打滚,熬不住的中老年馆员们面面相觑,最后不得不破格让比他们资历浅上许多的年轻人,从内务部搬来一台快要退役的会计用电脑装在了休息室。


从此鹤丸就抛弃了那台被他霸占着看搞笑艺人节目的21寸小电视,一有空就守在电脑前玩着用大软盘启动的像素风格斗游戏。接着要求更加变本加厉,好些年下来他们拉了电话网线(但是禁止鹤丸用真正身份在网络上发表信息),给电脑升级了几次系统换上光驱。等一期一振的反射弧跟上时代变化时,自家弟弟已经跟着鹤丸蹲在电视前打起了怪物猎人。


一期一振对于自己被抛离了时代有点心塞,他尝试加入他们的娱乐活动中,最后只学会用那台叫wii的游戏机玩家庭聚会,更不懂鹤丸整天抱怨没有ps和xbox是什么意思。




不过就算升过级换过硬件,那台电脑还是过于老旧。等一期一振回去换了杯茶水归来,发现鹤丸正死尸般趴上了桌面,头顶上一块蓝得异常纯正的屏幕。


“鹤丸殿,这是怎么了?”


“蓝屏。不行这次我一定得让他们给我换台电脑,还有更高速的网络。这台机子能联的游戏,连私服都旧得关掉啦。”


一期一振不得不担负起劝他的责任:“还能用的话就不要随意丢弃?说不定这台电脑也能变成像我们一样强力的付丧神呢?”


“不可能不可能,又不是IBN5100,电脑这东西更新换代得特快。这家伙已经升不了windows版本,内存插口也都是旧的。看网页遇到高级的Flash架构都会崩溃,”鹤丸摇着手指,“在电话都能用来拍照片的现在,我们还在用这种老古董也太过分了。”


电话?照相机?一期一振在脑中回想了馆内那台转盘电话和胶卷照相机,无法理解人们将这两个东西绑在一起的意义。是用来做什么?在拨打的同时将他人家中的情况拍下来用于谍报吗?


他只能压下心中的疑惑继续劝说:“被我们这些御物所使用是极高的荣誉,还要专门与生产商授勋什么的,牵涉的利益和手续都太繁杂了,不要给他们添麻烦。”


“我才不要管人类那些麻烦的利益关系呢。”鹤丸嘟起嘴,“好羡慕三日月,在市中心那种地方,一定每天都能看到很多正妹在展示柜外拍照吧。啊,真好~我也想被人用单反拍了回去发在blog上啊……”


又是三日月。


一期一振捂紧了胸口。鹤丸自从来之后嘴边就不停的提起那个名字,他与三日月的过去历史已经变成一种循环的背景音乐,就像莺丸每日念叨的大包平一样。


“鹤丸只是寂寞,他有分寸的,过阵子就好。”


他劝服不成向莺丸诉苦时,对方这么安慰他。




但这次鹤丸的心愿实现得比预期的要早,大概归功于电子科技的新风也吹进了这片长久封锁的园林。藏馆的管理者们虽然都是仅知如何应对神明的长者,但被鹤丸三番五次的骚扰后他们也学会了摆脱烦扰。这次通融的处理行动很快,馆内架起了高速的网线和搬来一台搭载最高配置的电脑。鹤丸国永拿到的第一天就往里面装了5个大型网络游戏,并且在他能找到的所有社交网站上用假名注册了账户。


一期一振去观望他的成果。鹤丸正操作着栩栩如生的长耳精灵少女,那画面和他过去游玩的16位颗粒图像截然不同。


“感觉如何?”


“现在的游戏画面,棒!对了我开始刷推特了,已经有好几个朋友哟,”鹤丸切换画面向他展示自己的账户网页,“不过搜了一下,果然没找到像是三日月的人呢。下次见到我要教他用电脑,真是的,明明他那边条件那么便利。”


下次见到。


一期一振想起上次鹤丸久违出门的情况。那位三日月宗近所在的地区邀请出展,鹤丸像没事一样说着又要见到老头子了好麻烦啊,一边在出门前夜三番五次的起身对镜打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一宿没个安宁。


回来之后鹤丸很长一段时间陷入反常的安静。他晚上居然破格的放弃对着下载回来的短片吃茶果,蹲在了一期一振旁边的座位上:“我最近看的游戏小说,里面也有我们这片地方,被高墙和宽阔的深沟和外界隔开来。”


“所以?”


“里面有个角色,靠不断的空中瞬移技能越过了他们跑了进来。”鹤丸盯着黑夜中模糊的建筑影子,“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学会瞬移?”


“那是不可能的,鹤丸殿。就算会瞬移,远离本体超过一段距离也会被强拉回来。”


鹤丸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两步的跑到了不远处抓起了游戏手柄:“也对。为什么我是鹤,却不能飞呢?”




鹤丸在大型游戏玩腻后开始玩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某日他一脸兴奋的跑来手舞足蹈大声宣布我们红了,所有人都愣了神,只有偶尔也会跟他一起玩游戏的平野点点头:“是游戏吧。”


“有我们大家都出场的刀剑养成游戏哦!原来之前来询问我们的形象是这回事啊!”


一期一振被他硬拉到屏幕前,看到上面出现了自己的样子他觉得脸颊有点发热:“这种事情怪不好意思的。”


“不用不好意思啦,你看我也在,莺丸也在!”


“啊哈哈,希望我不要拖你的后腿。”


一期一振捂着脸躲到一边,他对于人类想象和评论自己的形象感到异常羞耻。虽然鹤丸说这种事跟当偶像明星没什么两样,但他这辈子还没做好什么心理准备就被迫出了道,实在难以接受。不过每日看着鹤丸乐呵呵盯着站在屏幕中央的那只鹤,也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鹤丸过了一阵又犯了购物癖,他缠着要买什么粘土。这次全体付丧神听了半天才明白他是想要那种绝不可能送进馆内的彩色小玩具。这个过分的要求最终导致他被训斥了一顿,结果大家从早到午饭的时候都遭受了心情不佳的鹤丸变本加厉恶作剧的肆虐。


“人家就是想要三日月粘土人的背景嘛。”


终于被逮到教训了鹤丸趴在桌上鼓起嘴碎碎念。一期一振跑去打开他的游戏画面,第一眼就看到画面中央青色狩衣的男子。他小心地推动鼠标点上,从音箱里传出了笑声。他还从未好好见过三日月宗近,只觉得这声音有些发涩刺耳。




鹤丸国永的“自己有99级兼拿到第二回人气投票首位庆祝大会”没过多久也轰轰烈烈地展开,白色太刀浑身溢出的喜悦连人类都足以感染。他们的晚饭被特意加了一道菜,还附赠上贡的点心佳酿。鹤丸收到的特别奖励是一台新款的行动电话,一期一振被他追着拍了好几张照片,回看自己在镜头前惊恐万分的画面时他才懂人类把电话和相机绑在一起所欲何为。


取笑了他没见识的白鸟吃下炸鸡块时手里还抓着电话刷动推特,他发出一声听上去像英文“shit”的怪叫,嘴里咬着的筷子差点掉到地上。


“三日月又在在博物馆展出了!首页的朋友都说要去看!!”


这句话只得到几句“吃饭时不要玩手机”的劝告。鹤丸无动于衷,过了一会他向唯一没有对他说教的一期一振展示了屏幕:“他们说从这里搭电车过去只要十分钟哦。”


一期一振歪着头,脑子里布满了问号:“是的。所以说鹤丸殿?”


“你觉得我该买老人票还是普通的票呢?买老人票会不会被拦住啊?”


脑中的问号变成了省略号,有可能的话,他真的想举牌子放弃回答。


但一期一振永远要扮演温柔体贴的刀刃。


“我想,普通票比较合适。”


“是吧是吧,我也这么觉得。要买普通票呀……”




鹤丸没过多久就如愿获得了一张小小的车票纸,那是一名每天他从转角跑出来吓人时会配合表演出夸张效果的仆役,偷偷带进来塞进鹤丸手中的票据。


一期一振见到他无数次在藏馆的付丧神间充满自傲地展示它,最后藏进自己的兜帽中。在吃饭时,玩耍时,睡觉前拿出来,翻来覆去的观看。


但直到展出结束的日期,他依然蹲在休息间里对电脑打着游戏。手边摆着不可能用出的车票,电话覆在一旁,操纵着鼠标的手指啪嗒啪嗒点得飞快。




“鹤丸他只是寂寞。”






fin.





评论
热度(212)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