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3

浦西:

六一发旧鱼


 


我梦见我十五岁,和我的新爸爸吵了一架。他很好,但好不是爱一个人的充要条件。我骑着山地车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我们那个城市的郊区。夕阳迎面照在我的脸上,垂暮的万物多么温柔啊,让我感到被爱。在充满人的地方,我从来没有被如此爱过。那个时候我还年轻,还相信爱是孤独的解药。但后来的三十年岁月直接打了我的脸。我将在沙漠里走很久,见很多和我一样的人,花很久去信任他们。当一切万全我们终于卸甲,试图互相拥抱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是在蜃气楼里相遇的。爱让我们最终理解,孤独是一个普世的命运。让我们暂时远离孤独的,都是些龃龉横生的东西:欲望,死……以及孤独这同一的命运。我看见一辆绿皮火车开过来了,浓烟滚滚。我隔着窗口和时间认出那些将要遇到和离开的人,尽管我今年十五岁,在这个年纪里我和谁都没有开始。我认出了夏弥,凯撒,路明非,苏茜……他们把脸贴在玻璃上,对我挥手告别。我闯进了铁轨上,想要逼迫这个钢铁怪物停下来。但是它径直穿过了我的身体,挫骨扬灰。我在十五岁那年遇见了一辆载着我结局的幽灵火车。我想醒过来。我想回到路明非的葬礼上。我想继续听牧师念悼词的第三小节。但是我没有。我只是踩着枕木上蹲下身来。暮色终于砸下来了,像一块沉重的棺盖。今晚我们没有星星。

评论
热度(63)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