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梦(1)

严肃少女罐头:

这是我们推出的一个专题,分享博客成员关于梦的体验。今天我们分享的是克克宝宝关于梦的想法,这是我们这个专题的第一篇。


 


 


 


作者: @rolling克 


 


我经常做关于时间安排的梦。


 


比如说我有一回梦见自己早上原本对一天的悠闲充满了希望,突然间一个人跟我说你等一下要去考试,别迟到。然后又来一个人跟我说你考完试以后去找一下老师,有事情。过了一会儿,我的物理老师过来跟我说:你那个竞赛就在明天,这是你的准考证,下午的课你不用上了,叫其他参加竞赛的同学一起来礼堂听注意事项。说完以后她转身走了,走了没几步,又转过身来说:你们那个实验答辩要练一下,别到时候什么都说不出来啊。


 


我在梦里能干什么,我当时又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就只能一个劲儿地点头,点的我头都快掉了。说实话我当时是真想把头拔下来,像拔一个卡口的灯泡一样,毕竟太难接受:一个本来悠闲的早晨,突然间就被大量的事情,大量的arrangement填满了。


 


我以前港过我觉得梦是调节我们心态的一种途径:把过多的正能量抵消了,把过多的负能量派遣了。有时候我觉得很多时候梦境就像是一个宁静的村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有的梦境是持续的这样一个场景,这大概就是我们所讲的peaceful dream 或者sweet dream,人在这种梦境里往往感到快乐,那么第二天可能就会遭遇一些不好的事情来平衡这种虚假的正能量。


 


然而有的时候这个村庄可能突然被一泡洪水毁了,或者突然被一个恐龙或者什么怪兽一脚踩扁了,毕竟梦里的事情都丝毫不可预计,什么都可以发生,反正是做梦啊,这可能引发nightmare,也可能只是让人睡醒来发现满身汗,但这样的人第二天可能会遇到一些好事来弥补梦里的失措,把一大早就占据大脑的负能量给排出去。


 


我常常梦见时间安排,这种梦境不能算前者也不能算后者。它仍旧可以是一个宁静的村庄,但是突然间这个村庄里就爆出了村长儿子想毒死村长骗保险金、村头理发的李师傅其实是同性恋,李师傅的老婆做了多年同妻忍气吞声这类的新闻,不能算平静,也不能算巨型恐慌,只能算插曲,让这个村庄失去了宁静,进入难以平息的一段躁动之中。


 


这种梦境也有平衡的作用。大多数梦境是人真实生活的一个反映,就像是平面镜成像所成的虚像,人的生活所成的“虚像”,就被盛在了我们的梦里。我梦见我的悠闲生活被许多sudden arrangement填满了,这确实是我生活的一个写照:现实生活里我确实在准备物理竞赛,准备考试,准备答辩,觉得自己忙得要死。而梦把这一切都汇集到了一起,汇集到了一个村庄里,让你体验一遍多重紧张感叠加的感觉,然后在空调房里盖着毛巾被出一身汗。


 


当你觉得一切都要崩溃的时候,你的眼皮冲破了一切眼屎等障碍睁开了,你的大脑潜意识告诉你:好啦,你是够惨的,但是,你也还没那么惨,别老觉得自己天下第一惨ok?至少你还是在梦里,不是现实。


(图片来源:达利 《睡眠》)


 

评论
热度(27)
  1. 快乐刘姥姥严肃少女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
    我本来点了like 后来又取消了 自己like自己的文 有点伐要米空🙈
  2. 海渊。严肃少女罐头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