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没有喇叭的神明

饱和罐:

 我们的第一篇书评。学习一下布丁卖安利的手法(当然安利质量也棒!)


我们仍然在招募,我需要一个朋克姑娘,欢迎私信我噢!


严肃少女罐头:





 


作者:阿尔斯维





这不是一个能够予人启发的故事。它不是那种你在看了之后会有着对自身的思索,又或者对周遭事物反思的故事,那种故事很多,它们大多数有迹可循,我在看它们之前已经做好了一个心灵的缓冲垫,等待接受我想要的那种冲击,无论喜悦悲哀,我品尝之前已知道我将要食入何种佳肴。但它并不属于其中一员。

它是一个废墟,洛伊甚至省去了将美打碎的那部分,你走进去,只能看见一地残骸,好的事物都已坍塌,变成一个腐朽的残影。你只能想象到它曾可能成为一个怎样美妙的建筑,但又随即阻止这个念头,因为它在发生前就已损坏,而这种损坏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它也没有什么宏达的构造和叙述,甚至于这种节奏是缓慢的、状似混乱的,每个人,每个声音和动作都被无限的放大和研究,摊开来,暴露在光下,它的悲剧不是摆尾失败轰然坠桥的重车,而是一颗一开始就松脱了的螺钉。

故事环绕在印度一个繁盛已去、青黄不接的家庭之中。对自身种姓固守傲慢的玛玛奇与宝宝克加玛,牛津出身却对革命抱着天真的兴味的哥哥恰克,爱上了帕拉凡出身的维鲁沙的妹妹阿慕,以及阿慕的两个双胞胎孩子瑞海尔与艾斯沙。在孩子们天真的眼睛和叙述之中,这个故事由带着孩子来看望恰克的前妻开始,孩子们的逃家之间意外溺水死去的表姐,惶恐中躲去同维鲁沙一起的他们,导致了维鲁沙因宝宝克加玛的诬陷指认而死去。自此之后,这份脆弱短暂的爱情与这个小小的家庭也一同失去了生机。

并无可供谈论的曲折情节,整个故事在第一章就已经全部写完,一个意外溺水的孩子的葬礼,与在这之后被搁置在存活与死去之间的家庭,这之后的十多章不过是往复叙述它罢了。瑞海尔与艾斯沙,异卵双胞胎,在这微小静默的叙述中无声的分享着彼此的快乐与忧伤,分享一个蒙尘家族的阴影与缝隙。洛伊讲故事的口吻很淡,就像一个还未燃起来就被沙土覆盖的火堆,但你摸上去,其下仍旧藏一个滚烫的灵魂。

我没有具体的共鸣可以分享,因为它的性质决定它无法以另一个的口吻来讲述,没有正恶,也没有红脸白脸,我把它放在床头,任何时候都能从随意的页面开始看。洛伊似乎在以一个细致的隐喻狂热者的态度在讲故事,并且不要求回应,她把每个部分都做着巨细无遗的处理,练习簿、青蛙、写字板、河水、剧院、歌声、一个礼物、一个梦,当你阅读时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而只有完全彻底的将它吞吃入腹后,才能够发现没有任何事物是单独存在的,每个单词后都是一个静默的预兆。

阿慕,她的爱情担着这个故事最为美好的部分,这种美好是水沟淤泥里长出的植物枝芽的美好,是有着可以预见的死去、却又令人忍不住反复注视的美好。她与维鲁沙的爱始终混杂着恐惧,她反复梦见自己的悲惨下场,并且慢慢看自己滑向那头,她不知道吗?她不知道自己的地位,又或者将会发生之事的必然吗?她是个小人物,她本能的感觉到在这代价高昂的赌注之间,‘得到多少颤动的快乐,就必须付出多少痛苦的代价’,维鲁沙同样。在那个梦中,她早已知晓这个故事的准则。但她仍旧无可控制的去爱。

‘我们的梦想被窜改过了。我们不属于任何地方,在汹涌的大海里航行,找不到停泊之处,或许我们永远不会被允许靠岸。我们的悲愁将永远不够悲愁,我们的喜悦将永远不够喜悦,我们的梦想将永远不够远大,我们的生命将永远没有足够的重要性。’

恰克如此说道,他同阿幕一样,同瑞海尔与艾斯沙、同宝宝克加玛和玛玛奇一样,都是这个故事的碎片和小人物。这样的悲喜在革命的狂潮之下,在种姓制和共产主义的交错敌对之间,几乎算不了什么,失去维鲁沙,阿慕仍旧没有死去,这个家庭同样,它只是不再活着。然而无论多么卑微,他们依旧有着静脉曲张,依旧想要发声,只是永远被历史的执行者覆盖下去。

洛伊以一个创造者的态度与工匠的耐心在写这个故事,我读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代入感,正如莱辛在拉奥孔中所说,‘如果人们看到主角凭伟大的心灵来忍受他的苦难,这种伟大的心灵固然会引起我们的羡慕,但是羡慕只是一种冷淡的情感,其中所含的被动式的惊奇会把每一种其他较热烈的情绪和较明确的意象都排斥掉。’,可能正是因为我所处的环境无法与情节共鸣,才让我反复翻阅它,欣赏它,毕竟即使是废墟,其精巧也让人不禁流连其中,一个好的故事也同样,同时她在文中对好故事的定义也是我最为欣赏的。

‘它们和你住的房子和你情人的皮肤气味一样熟悉。你知道它们的结局,然而当你聆听时,你仿佛并不知道。就好像虽然知道有一天你会死去,但是当你活着时,你仿佛并不知道你会死去。在聆听伟大的故事时,你知道谁活着,谁死去,谁知到爱,谁没有找到爱,但是你还想再知道。’

因此我要再说一遍,它不是什么有启发的故事,它只是个好故事。因为此时此刻,我仍旧仿佛对它一无所知,仍旧想要知道废墟如何坍塌,仍旧想要去爱。


                   
                                                                                                                                  

2015.3.13


评论
热度(77)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