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当我们读张嘉佳时,我们在读什么

饱和罐:

 我们的第一篇乱谈。耳总和她的朋友们谈论张嘉佳。一味指责张嘉佳可能是不太公正的,他是个挺聪明的人。我床头摆两本书,睡前念。一本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一本青春咖啡馆。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已经念了一半,青春咖啡馆才念完第一个章节。


我们第一个月的推送已经完成啦!大家下个月见,么么!


严肃少女罐头:




 


Tropic of Cancer


雌性


 


Lance


三流导演,三流编剧,张嘉佳学者,贱人


 


猴哥


北京人,情怀富二代


 


阿芽


吟游散文作家


 


 


 


T:你们读过张嘉佳的哪些文章呢?


猴哥:有一篇印象特别深的是《摆渡人》,另外一篇是一个老奶奶劝架,挺喜欢的。


T:《摆渡人》讲的是什么呢?


L:讲的是一姑娘,暗恋一个男的。那姑娘在他们朋友聚会中间起的就是一个摆渡人的作用,大家都喝挂了,她一个人一个人地弄回家去。她暗恋那男的和他老婆有矛盾,离婚了,他前妻就来酒吧里面挑衅他,那女的就上了,说咱们就喝,一家一家地喝,看谁先倒。那个女的把他前妻喝挂了,但是还是没有修成正果。那女的平常就是很温婉的一个人,在那天晚上爆发了一次。


猴哥:就人生巅峰了。最后高潮就是那姑娘喝完眼睛晶亮。那游戏我印象特深刻,叫九洞高尔夫。到一家酒吧喝,下一家酒吧再喝。


T:他很喜欢写那种平凡的人突然爆发出不为人知的一面,特别煽情。这是张嘉佳永远在用的伎俩。


L:我觉得他写的是隐忍的人。触泪点的一般是那个隐忍的人。


T: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L:他这都是人情,和梦想没什么关系。


T:那就英雄爱情。


猴哥:他的小说里边儿好多脏话,挺对我口。


T:对,他写很多脏话,还有一些学生时代的事,大家就特别有共鸣。


阿芽:他还写一些童年的事情。但那些东西大家就是听故事了,很难真把它放到自己身上去看。


L:但我觉得他只要写都市故事就蛮能让人有共鸣,不管你有没有那方面的经历,但大家其实都在生活中或多或少受压抑,对发泄有向往。而他往往把他故事的高潮集中在那爆发的一下。


T:而且他的人物都会做一些我们想过但是没有去做的文艺行为。比如管春那个故事吧,就讲他们一起开车开了很远很远。有一晚上我喝高了和一朋友一起开到圣地亚哥去,到一个观景台看海,什么都看不见,撒了泡尿又开回来,当时真心觉得自己特别酷,特别恣意青春。张嘉佳写的就有这种感觉。


猴哥:管春那个我也特别有共鸣,先开始忍着什么都不说,后来出事儿了,把车一撞把钱一给骂一句婊子把人姑娘救了,自己特潇洒,转身离去。


L:他的人物做的那些特别感人的事一定都是通过别人的嘴巴说出来,中国人特别吃这一套。


T:说白了就是雷锋精神。


阿芽:我觉得比较感人的是他那书(《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第一篇,他们去稻城,GPS那个。


L:他的文章基本都采用那种首尾照应的写法。今天我在豆瓣上看书评,看到一个人写的特别有道理,他说一般人读书都是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读张嘉佳的书每个人的点都一样。他一定会让你在那个点该笑就笑该哭就哭,很像拍电影,他的故事非常适合拍电影。他把点给得特别清楚。不管这个东西好不好图像化,但在剧本结构上他告诉你这个地方就是该笑,这个地方就是该哭。


T:他的作品只有他给你的那个诠释,没有任何别的的可能性。


L:读多了就特别累,不能集成册子出书。连着几篇都他妈一样,读着特别痛苦。框架都一样。但像睡前故事那样每天发一篇,积累人气肯定是非常快。我能想象大家如果每天晚上读一篇是什么感觉,就每天晚上,“诶,鸡汤一把。”


阿芽:刷完牙在床上等睡觉那一阵儿,是心情特别敏感的时候。一读到这种,九洞高尔夫,恨不得穿上衣服出去撸串儿喝酒。


L:满城市的烟火 ,寂寥的你我。


阿芽:恨不得出门儿骑一自行车买串鞭炮就在那儿放,“我真是太感动了!太感动了!”一路骑到海边。最后觉得自己特傻逼。


L:他就是玩这套玩得特别好。包括GPS那个桥段,高尔夫那个桥段,也不能说很高明,但是也不好想。他放在那种特定的情节里就是画龙点睛,其实是非常俗气的东西,但每一个都用得非常好。


T:那如果要把张嘉佳、郭敬明和韩寒做个比较。都算是流行作家嘛。


阿芽:韩寒现在在努力地给这些年轻人一个空间自由地写东西,但他现在自己写不出出彩的东西了。


L:韩寒写东西不像郭敬明张嘉佳。郭敬明张嘉佳写东西都非常有服务意识,郭敬明就是名牌甩你一脸,帅哥美女甩你一脸,张嘉佳情怀甩你一脸。韩寒非常自我,但还比较浮躁,没有很沉淀下来,正好能让大家读懂。我觉得郭敬明真的是沉淀了,另外一条路了。


T:郭敬明自己选了一条路,走到黑,所以他是非常有底气的一个人。


L:包括郭敬明通过他那破杂志推的小说,说实话我觉得东西比较low,如果你让一个文艺青年来读,他可能会说我读张嘉佳也不愿意读郭敬明,但是最世文化出的那些小说有很明确的分类,奇幻啊,侦探啊,也有明确的市场策略。他自己写小说也很有点,该卖腐就卖腐之类的。但是他现在煽情的技巧已经不如以前了。过去他可能还有点情绪,但现在忙着赚钱去了。张嘉佳的话,听说他比较惨的一点是他原来跟一个模特结婚,过半年离了,闹得挺大,还是经历了点事情的一个人。现在我觉得他也在慢慢地挖自己过去那些情绪吧,他文章的情绪比较雷同。但郭敬明已经快把自己挖空了。他现在带公司拍电影什么的,他或许还是有观察的眼睛,但已经没有感受的心情了。


阿芽:我还是想听张嘉佳写作那公式是什么。(Lance提过张嘉佳有一个写作的公式)


L:就是开头,给你一个定义,或者意象,反正一定是比较抽象的一段话。结尾他一定会把这个东西点出来。开头给完这个定义之后他给一个人物的特征,通过几段描写来突出人物形象、突出这个特征,先把这个固有印象建立起来,然后开始讲故事。他的主角往往是一个很隐忍的人,刚才也说了嘛,而这个角色会在第三方外力的介入下爆发,然后无疾而终。


T:他最出名的故事都是这个套路。比如GPS那个故事,开头就是“一个人的记忆就是一座城市……”,抽象!


L:后来他定义了一个叫“废话流”的特征,突出这个茅十八表面上不愿意说话,但是实际上非常多话。


T:最后在他的GPS里发现茅十八在他和他女朋友定情的地方录了一段特别深情的表白。这虽然不算是觉得个人的爆发,但也让观众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宣泄,成就了这种“英雄爱情”。就是Lance刚说的套路。


猴哥:我还是有点好奇为什么王家卫要把他的东西拍成电影。我就是因为这个才知道张嘉佳的。


L:《摆渡人》最后那段非常好影像化。张嘉佳可能也是戳到王导的点,王导每天晚上读一篇,默默摘下墨镜抹了一把泪,开一瓶82年的拉菲。


T:那张嘉佳在文学方面能说有高明之处吗?


L:有啊,他埋伏笔挺不错的。


T:太浅显了。


猴哥:像Lance这种商业导演,不在乎文学性。就是要迎合大众。


阿芽:睡觉之前不光是心思细腻,而且你脑子也不太转。埋得太深读者读不懂。


L:他不是让你跟着他思考,而是把故事展现给你看。浅显易懂是鸡汤的真谛。


猴哥:他讲的那些东西都是触手可及的。


L:他还有一个厉害的地方就是他的故事模式、人物、架构全都是可以很好地复制的,有点技巧的话可以做得很好。


T:Lance的一个理想就是写一个软件,把公式套进去就可以自动生成一篇张嘉佳流的小说。


L:你们只需要人物名字,选择我生成的那几个性格:直爽型,隐忍型,脏话等级,就可以生成一篇嘉佳体。


阿芽:还得选要不要狗。


猴哥:张嘉佳的文章其实和《我只过百分之一的生活》那篇软广很像。你知道这是一篇软广,但你看得很爽;你知道这是一篇张嘉佳的鸡汤,但你看得很爽。


T:那篇软文被喷得很惨。


猴哥:但是确实营销得很好,也是走鸡汤路线的。现在的营销都卖情怀、卖鸡汤。


T:你要是技术流的话,大众反而不理解了。但是真正的好是超越内行和门外汉的界限的。无论你懂还是不懂,你都觉得这玩意儿好。任何一种形式的创作都是这样的。


 


 


图片来源:http://ku.ent.sina.com.cn/star/28073

 
评论
热度(128)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