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罐宝宝:

说到底,我在很久以前就认识到自己没有才能。但是青春期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使命感,觉得自己非要干成点什么。也因为自己比一部分人好一点而优越。所以久久不肯认输,觉得我还挺年轻,写写说不定就好看一点呢。但才能是种不一样的东西,不能纯粹通过训练得到。你可以说,一个人在写东西方面合格了,或者表现良好,甚至可以说这个人是优秀的,但如果你想用有才能来评价一个人的表现,那你必须非常非常谨慎。长久以来,我能做到的只是能够使非常少的人产生共情。但共情实在太低级了,展示伤口其实是种精神露阴癖。老福特本身就是一个大型露阴场所。高级的感动是尽管一个人无法理解并投入你所描述的情境,但他仍然能感受到一种无名的陌生的感动。但同人不要求才能,真的是太好了。虽然我曾经痛恨过它这一点。

评论
热度(33)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秋知英空Tripines 转载了此文字
    我曾经害怕精神的躁动与狂热,但又喜欢刺激。更歇斯底里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爱看这种挣扎而已。
  3. 子车世Fuck Bombers 转载了此文字
  4. 海渊。Fuck Bombers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