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我再次梦见了河流

疯特,忘记存档,叉叉又删了

SoSongs:

气球宝宝:



节日快乐!




没有写完,能够写完,但以后再说。




 




 




 




 




 




我再次梦见了河流。




距离我第一次梦见河流已经两年了。在两年里,重大的事件发生了,并且改变了我的地貌,以一种不可逆的方式。在两年里,我梦见我死去了。我梦见我杀死了狮子。我梦见我成为了伟大的人。我梦见世界成为了乌托邦,每个人都是为幸福而定制,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我梦见我摔碎在地上,有一只手捡起我,修补我,竭力让我接近我诞生时的状态。但钉子仍然留在我的骨头里,不肯让我忘记我曾经被摔碎过。




我第一次梦见河流,是在我上初中的一个暑假。渚薰在我家里过夜。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他讲了很多很多话。我记不得他说过什么了,真的,尽管事关重大,我一点都记不得他讲过什么了。我曾经努力回想过。像一个二年级的孩子努力回想一个学过的生字。但我凝视它越久,它越是面目模糊,并且回望我,眼神里带有被忘却的怨恨。我只记得他讲过很多很多话,他们填满我,像棉花。我的幸福是一只绒毛玩具的幸福,只要有重量,只要身体不再通往一个哪儿都不通往的地方,我就能够短暂快乐,并不追问填满我的是荞麦还是棉花。但渚薰不一样,他从不害怕剪开自己的胸口,向内部审视自己。我觉得他是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宇宙,徒然睁着眼睛,想看清自己胸怀的构造。当得到一个答案之后,一切都结束了,轻如水上鸿毛。




我说我忘记了,并不代表那个晚上白白发生。就好像一枚种子播到土里,发芽,长叶子,开花结果,但忘记了出生之前的全部事情,你不能说在他发芽之前的一切都是无意义的。那个晚上我睡去了,第一次忘记了睡眠的重量,忘记睡眠是第二天的准备工作,是战争中场暂停,并第一次梦见天花板成为河床。我学不会游泳,一点不会。我在任何事里都是一块笨拙的石头,直挺挺地沉到河床上。但这一次我没有。我终于浮在水面上,忘记了自身,成为了流水。




第二天我迟到了。我睡到了八点,急匆匆跑到学校里。我听到背后的风声,听到有什么落到地上,破碎了。我转过头来,看见渚薰落在地上,把血溅到我额头上。我当时什么都不能想,只是明白,一个人落到地上的声音并不响亮,更像一记哑火的子弹。人群慢慢涌上来,包围了我。




那之后,我被迫重温他的死。总有人问我,说,渚薰到底是为什么死的?你知道吗?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刚刚开始准备不再对一个人一无所知的时候,那个人以一种近乎粗暴的方式,结束了我的探索。我只是被迫在很多场合,一遍遍让他再次自杀一次。在厕所的洗手池旁边。在足球场。在食堂。在地铁迎面驶来的时候。谁说人只会死一次?人的死是永不停止的。在任何一个场合都能发生。我站在面包房的橱窗里,看见一块起司蛋糕。我们在他死前一天的晚上吃过。然后他从我身后的大楼上,轰隆一声落到地上。只有我目击了他的死。汽车从他的尸体上穿过,如同河流。


评论
热度(46)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海渊。Tripines 转载了此文字
    疯特,忘记存档,叉叉又删了
  3. 头孢配酒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laris
  4. 三雪松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ripines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