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你长得好像比鸡腿子还好吃

Claris:

大庆祝!我以为这篇被我搞没了!但是,但是!我在我的便条里看见了这个




你长得好像比鸡腿子还好吃。

我真是高兴糊涂了,我高兴得都忘记披一层教养的皮。他当然比畜生鲜美太多。

我没想到能见着他,在他还是个人类的时候。我在他的人生里来得太晚太晚了,连一个扶手都抓不到。苦难在他心脏上烫一层伤痕的时候,我不在场。我甚至曾经是加害他的苦难本身。后来他冷硬起来,谁都不肯原谅,往事落地就冷了。一具尸身,捂在心口捂到死,也救不回来。伤害和生死一样,都不可逆。后悔不过一个人徒然咬断牙根。从此我拥抱他也只能隔一层獠牙森然的铠甲。

我看着他吃。他吃东西秀气,像个小小的女孩子。我盯他盯得久了,他只抬头对我局促地一笑,笑得我拿刀叉的手端不稳。他递过来一块鸡胸,和我玩许愿骨。我们在桌子上扯那块V形骨。他把大块的撕走了。我格外伤心,因为他拿走了大块,我没有资格许愿,求他不死。想想许愿有时候也是虚的,他一心要往死路上走,我的愿望绊不住他的脚。我更加伤心了。 他舔舔嘴唇,在心里许一个愿望,许完就消失了。餐桌,烛台,珍馐,和他一起没了,留我一个人在黑暗。他不说我也知道他许了什么愿,还不是希望古董平平安安,没有人死,他们爱的人也不死。你也不可怜可怜你自己,你活着是为了死,是为了给别人挣活路。你更不可怜可怜我,你心里这个别人里没我。你往死路上走,我怎么能不跟。你这是逼我啊。

我醒过来了。那晚过后,我的好日子只在梦里过。黑暗里没别的声音,充满了你无声的呐喊。液体和管子包围着你我。这里是CCG的地下。我伸出手,隔着玻璃碰一碰你枯瘦的手指。人死如灯灭,人活着也是烈火焚身。



评论
热度(18)
  1. 海渊。Claris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