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让我爽完 明天删

少女气球:

语言 歧义 和助纣为虐的传播


一句话在许许多多人的脑子里着床,生杂种。许许多多的杂种又到别人脑子里生孕育更杂的杂种。我实在讨厌这个世界上太多过剩的语言。大部分话,你今天和我今天讲的话,都会变成腐殖土,可能对培育下一波话语有帮助。但下一波话语,尽管还活着,长绿叶,能光合作用,能结果子,但果子是没法吃的。迟早烂在土里,变成和我们说过的话相同的腐殖土。很少的话能成为传世的石头,但石头又冷又硬,而且它是无用的,活得长久一点,但又不是不死。


你说巴别塔之前可能没有语言。这一点很好玩儿。巴别塔之前没有雄心壮志。你要想安慰我,就拉一拉我的手,想喝水想睡觉想叫我噤声,都是一个动作的事。但你如果想造巴别塔,你是一只蚂蚁却要扛一枚花生的欲望,你得说出来。一个动作不能表达超重的欲望,两个或者更多也不能。语言本身是从欲望里长出来的,但隔膜的根本不是语言。


概念是不是能杀我们也能让我们活


我理念说学得特别差。但我觉得你是正确的。理念比存在高。我们都是洞喻里面面壁的影子。如果没有那个概念的原型,我们就师出无名。我们可以是任何一个物种的亚种,是漂泊失散在大陆上的猴子,是两足无毛直立行走的野狗,兔子,或者熊,但不会是人。我们在一开始就被杀死了。我们的偷生是不正当的。


说跟不说(妈的,这个题目怎么一股周国平的骚味儿)


没说出来的部分才是重要的。假面自白,自白是诚实的吗?自白不可能是诚实的,永远不可能是。三岛由纪夫很少诚实,那太宰治写,他会是诚实的吗?假面比自白重要多了,三岛由纪夫被假面出卖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渴望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憎恨什么东西(但假面出卖了你,你本身就是你憎恨的原型)。语焉不详是安全的,你要是给自己做一个面面俱到的伪装,这伪装本身就是把自己抖得一干二净的供词。


攻略一个人真是太麻烦了


说有意义,私人意义。但说了什么,根本无所谓。写文章,当情怀逼,付出真心,暗示来暗示去,最终成为朋友,这个过程太复杂了。情意都是空买空卖。我一文不值,我又不忍心虚掷我自己,还想卖出天价。敝帚自珍不够,你也要来爱我这把破扫帚。结果真的卖出了天价。而且因为你买我我买你,所以谁都没有吃亏。我更喜欢这样一种方式。我要是喜欢你,就约你深夜到野地里。你来了,我就脱光衣服,你要是不来,我也不等不哭,从野地里走出去。后面还有无数个晚上,我为什么要着急。真心是个苹果,不及时行乐也摆不上千年万年。



评论
热度(43)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狂おしい夏だった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ecris ton nom
  3. epiccrushBadMaolit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异人馆
  4. 头孢配酒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laris
  5.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6. 法玛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夜食糖
  7. L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