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这里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

少女气球:

荒木画好人,画坏人,都是赞美。好人经常分享同一个核心,但坏人的坏不是从同一个种子里长出来的。乔斯达家有乔斯达家的传统,但布兰度没有继承人。坏人并不是给好人当绿叶用的,乔斯达家和反派是两座同样高的山,不断反射彼此的回音,最后声音变成了洪流。


因为要赞美人,荒木的英雄都是希腊式的,(这里的英雄不只是乔纳森和他的后代,同样是迪奥,卡兹,吉良吉影......但不是普奇。普奇希望进入这个行列,但他即使胜利,也没有用。他的失败是从头到尾的失败。)他们的美德最后都成为了撬动悲剧的杠杆。荒木的主角团是一个精神共同体,里面有一个人会是主角的soulmate,但正因为如此,他的使命,是自我牺牲。还有一个人,是要做解说的。那个soulmate,第一部里是老齐贝林。第二部是西撒。第三部是花京院。第四部是康一,不是岸边露伴。


但荒木的人文主义太危险啦。他画未起隆(美貌的未起隆!),画成人类的外貌,是因为他觉得宇宙里最美丽的就是人了。他把坏人和好人写得一样勇敢和聪明,以至于有时候我很难去区分那个界限,事实上这个界限也的确是模糊的。甚至我觉得一个JOJO要学坏是非常容易的,所有的JOJO在复仇这件事上的执着,几乎是可怕的。比如东方仗助。他的正义是天然的,他的善良全是出于本能的,是一片混沌。他没有非干什么不可的使命感。他是这么想的:杀人不被发现,可以不偿命。但如果杀我的朋友,我是要你偿命的。如果阿重不死,他也不会有追讨吉良吉影的心思。当然,我的意思并不是阿重不死,吉良吉影还能在杜王町善终。“我们藐视预兆,但是一只麻雀的生死都是命运预先注定的。注定是今天,就不会是明天;不是明天,就是今天。”在读JOJO这部漫画的时候,假设任何一个人没有死亡,都是可笑的,都相当于白白读了一遍原著,相当于把盒子拿走了,珠子扔进了垃圾桶。话说回来,如果坏人和好人同样英俊,勇敢,智慧,从不在自己的命运面前逃跑。甚至一个坏人所追求的东西,并不比好人所追求的轻,甚至无关个人命运,更加绝望(如SBR)。那他到底是不是坏人?说到底,荒木所采取的故事路线虽然是一群主角出发,一路上打掉诸多坏人的手下,最后和坏人对战。但作品本身并不在意正邪立场,到最后,让人唏嘘的并不是谁输了谁赢了谁活着而谁又死了,而是命运何等辽阔,何等不自由又不能逃脱。而尽管背负了枷锁,人居然可以走到这么远的地步,又可以以如此骄傲的方式失败。没有好和坏,只是一群同样高岸深谷的人被不同的命运选中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反派中,普奇是不一样的。他本身没有高贵可言。他更像是一个追逐太阳的人,却在出发的时候就失败了。因为他选择的道路连天空都没有。他从起点就失败了。他身上几乎聚集了所有能想到的平庸的恶,但他本身却有一个高不可及的目标。普奇是个值得垂怜的反派。另外!不要黑普奇!不要道德审判!


总而言之,JOJO的奇妙冒险是个歌颂人的故事。在故事里,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只有走向崇高的人和在走向崇高的路上失败了的人。

评论
热度(52)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头孢配酒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laris
  3.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4. 法玛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夜食糖
    少女气球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