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以眼还眼

田海驴:

我站在人行天桥上,望着轻轨从远方开过去,像一只轻巧的沙丁鱼罐头。池袋的人真多啊,当然,我的爱也是很多很多的,多到能够淹没这个天杀的城市。池袋的每一个人我都爱过,他们说原来你把这么丑陋的东西叫做爱啊。但爱为什么不是丑陋的呢,爱为什么要有一个形状,一个死去的定义,你们所不能认识的东西,它不能够是爱吗?我也被人类爱过。非常奇妙,他们不承认这是爱,但他们总是原封不动地把我对他们做过的事施加到我身上。就好像一面镜子,你对着它说,我爱你。它不能思考,不能理解这是一句多么悲伤的话,这句话的分量,和宇宙大爆炸等重。它不能明白,可是它会反射出一个人,以同等重量的悲喜对你说,我爱你。长久以来,我接受到的都是这种镜子一样的爱。但在他们的眼睛里,这件事和爱没有关系。他们管这个叫以眼还眼。


有个黄头发的人从桥下面走过去了。平和岛静雄。平和岛静雄。他是池袋里面一个早该胎死腹中的意外。我对他没有爱,只有恨意。爱真的太轻佻了,我可能今天还爱着人,明天就把人抛却到脑后了。爱是太阳,不是小学课本里那个滋养万物的好太阳,是休谟的那一枚太阳。它昨天升起来了,今天升起来了,亿万年的早晨,它都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但那又怎么样呢?能说明明天它一定会来吗?


平和岛静雄是头混乱的野兽。但混乱和好并不矛盾。没有人教过他怎么做一个好人,但他是天生要做一个好人的。在池袋的妖怪们学着去做一个好人的时候,他已经是了。一头掌握了力量的野兽,他的本能居然是善良的,他多么像一个造福人类的核电站啊。他配得上比爱更沉重的东西。


我也喜欢他恨我。喜欢他举着道路标志牌对着我的额头砸下来,喜欢他对我说去死。对于一个好人来说什么是最珍贵的?一间房子,装满了人类诞生以来所有的珍宝,在这些珍宝里,什么是最珍贵的?是那把沾满血和铁锈的短刀。他把他最黑暗最珍贵的那个核心捧给了我。恶意,这是一个好人最珍贵的部分,而他捧给了我。


我从天桥上跳了下来,拿刀划他石碑一样硬的脖子。我说嗨!小静,晚上好啊!


我没说错,他身体里那个怒涛汹涌的晚上,真的很好。

评论
热度(44)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头孢配酒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laris
  3.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4. 法玛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夜食糖
    方海驴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