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文学青年之梦

少女气球:

之前那个生贺真的是太屎啦!对不起我研。重写了一个短的,希望新的一年我研能够吃到一点糖,顺祝圣诞快乐!










我十九岁写的句子都成了预言。我那时候写,要是以我为主角写一本小说,那一定是个悲剧。我是个多么可怕的文学青年啊,我写了很多句子,好句子,但我不明白它们是什么意思。就好像有一个神,有一个higher plan,像父亲教小儿子写字一样,握着我的手写下了它们。我写这些句子的时候时常有种绝望,我说不好,就好像写完了能心安理得去死。写完两三个月回头看,我忽然全明白了,天打雷劈一样的顿悟。我成为了两三个月前句子里所说的人。我远远落后于这些启示,疲于奔命。


我时常会想,为什么是我?东京五百万常住人口,为什么偏偏选中我呢?我做蜈蚣的时候,每杀一个喰种,都有个声音在我心里哭着说,是这个世界先伤害我的。我的罪恶是有理由的,世界上有种杀人是值得饶恕的,罪与罚里说的都不是真话。我多么希望我自己还是那只芳香的红苹果啊。我希望苦难都是虚的,它们行色匆匆从我身边跑过去了,等它们走了,我还是一个好人,它们不能强奸我灵魂里那个最美好的核心。


我流下了眼泪。我知道这些希望都是假的,绝望也是。


今天我在CCG里把文件塞进碎纸机里,大风过境,我忽然脑子里一片清明。我是不是渴望过不得好死?渴望人生不要白白坏掉,像一个烂苹果。如果非要坏,请让它坏得有意义,坏在一场暴风雨里头。那个教我执笔写字的higher plan并没有抛弃我,它只是默不作声送我想要了十多年的大礼物。


我听人说过,山和海都是自由的,它们的自由比河流比山丘要大得多。它们不用害怕人,害怕手脚架和挖掘机,害怕枯水期和地震。它们心里有日月天地。但是,但是,山还是山海还是海啊,除了死,它们还能有更大的自由吗?它们能变成一只鸟,变成腐殖土里的细菌,变成银河里更大更自由更不可想象的东西吗?今天是我二十二岁生日。如果真的有一个higher plan, 我想跟它要一件生日礼物。我做过山做过海,做过好人做过坏人,做过喰种和喰种的敌人,我还是没有获得宇宙里最大的自由,我想要它:命运的自由。你能不能让我心想事成。



评论
热度(56)
  1. 但是他不明白海渊。 转载了此文字
  2. 法玛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深夜食糖
    方海驴
  3. 海渊。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4. 三雪松头孢配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Tripines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