叉宝比大白还要甜。
浦教教徒。叉宝存档点。

关于

【jk大概】不是每个冬天都有雪

微博那边放过了干脆这边也放一下。




·spade中心,微jk向

·作业BGM:Ljósið,好听♫

·中途吃了个饭,后半截画风好像有点不太一样。





风不知何时把窗户吹开了,窗帘顺着气流鼓动成一张张船帆。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在船上疾行,像无数个夜晚一样起伏在柔软的夜空里。这艘船过于平稳,没有倾斜,没有颠簸与随之闹起的警报铃,没有踩在地板上的空荡回音。我走在地上,每一步都很踏实。我走到窗边,看见窗外堆积了深雪。


请不要吹太久风,容易着凉。有人时常嘱咐我。我的助手一直为我尽心尽力,她知道我身体不好,便下了大功夫照顾饮食起居。我没有告诉她缘由,她也并不需要知道这些。我在心里,把久远的过去悄悄藏了起来,跟受了风寒就会高烧的毛病一样,怕是多年遗留的病根。今天一早她出门了,有更加正式的工作,临走前不忘留下一张字条,开头是歉意,紧接着一长串叮嘱,末尾消失在纸的边沿,像是要溢出来。屋里只剩下我。冷风灌进鼻腔,风里有泥土和水汽的味道。我清醒了会儿,关上窗,打算出门走走。


靴子踩上雪被,咔嚓咔擦,咔嚓咔擦,一步一个脚印。土地并不是完全平实,但比起一锤定音,我更喜欢由虚到实,一颗心落下来,落在手心或是怀抱里。我向前走,身后蜿蜒两列深深浅浅的印。雪已经停了,偶尔风卷起细絮盖在脚印上,也很快融化,冻硬成坚实的模子。零碎的雪花抹不去它。我来到这个城市才不久,但我不必担心找不到回家的路。转过街角的那家唱片铺子时,它正唱着圣诞的歌谣。平日里它会放不同种类的歌曲,有时一两个音符从窗缝漏进来,渗入空气里的水分,在潺潺流动之前被暖气烘干。铺子唱,万福玛利亚,满被圣宠者,主与尔偕焉。我在很久很久之前听过这首歌。不是在断断续续被风捎进房间的昨日和今日。是更久更久……被雪隔开的余音。雪是多么沉重,压在头顶,束住四肢。我紧贴着地面,用体温把身下的雪融化。太冷了,雪水化开,结冰,又化开,再冻起来……意识昏昏沉沉,在一片嘈杂后归于阒寂,心底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叫我转身、返回,回到有温暖灯光的地方。我抬起眼皮,道路被风雪封住了,我找不到来时的脚印。我知道背后就是被白夜掩了的浑黄灯光,在那间没有风雪的屋子里他们唱,万福玛利亚,主与你同在……


风渐渐凛冽,又有雪花簌簌拍打在枯瘦的树枝上。我没驻足太久,赶在雪大起来前徐徐往回走。我庆幸自己选择了这里。这个国家有充足的地暖,哪怕光脚踩到地板上,也不会冷。风雪肆虐的那个晚上我也有类似的模糊印象,身体被拉扯着,伏上某个并不宽阔的肩膀。


回去的路上我看见另一行脚印,差不多大小,从路的那一头直过来,拐向家门前的街,与我曾留下的那行一道,并排向前。来客倚在门边,像往常一样,摘下礼帽掸走帽上的雪。我没有唤他的名,在不远处静默着,保持这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个冬天过去了,还会有许许多多个冬天。不是每个冬天都会下一场冷雪。



End.
 

蛮心疼spade的,在孩提时代就感受了那么多的世界恶意。希望他能幸福。

评论(9)
热度(12)

© 海渊。 | Powered by LOFTER